徘徊在公立精神科日間醫院長椅上的──

 最愛

yumiko、雪兒、彩鳳 20107

 我是yumiko,今年33歲。

 1歲至3歲,媽與爸就打官司離婚。爸媽不理會我,我被政府和官司判去孤兒院。

 11歲,我轉了去另一間兒童院宿舍,環境不太好,經常被人欺負和打。那時,家人很少來探我,只有一個宿舍阿嬸體會到我家人對我不好。

 14歲,返回爸家住,沒什麼問題。直到中三畢業出來工作,爸說無論我有多少工資都好,都要交家用……但那時我的工資很少,根本負擔不起家用,爸就這樣對我說:「早知不接你回家!由你自生自滅!」他的意思就是做父母的沒有責任理會自己的子女?!但他反而去照顧非親生女?就是因為她『讀書叻』?那麼不是親生的『要咩有咩』?反而我是親生的就『要咩無咩』?後來爸又說找天帶我去大陸旅行,我不喜歡回大陸旅行,要求去美國或日本東京、大板、北海道等地方,阿姨一句不喜歡,一句反對,就不去!我很憤怒!

 爸年輕時已是花心蘿蔔,見一個換一個,做人很不專一,又只喜歡美女。媽未跟他結婚前已經知道……起初家庭還可以,但爸一直那樣,問題就出來,亦對我有很大影響!

 在家中不開心,後來搬出來一個人,有空間,抖到氣,加上有朋友支持,同聲同氣,可以訴心聲,人就舒服多了。

 在這我要先說家庭的事,是因為現代社會有很多單親家庭,很多父母都不負責任!另外,因為社會上很多老闆都有問題,小老闆一賺到錢就拉閘收舖,不理會工人生死,連鎖大老闆就壓低工資,現在我想說說工作事業的事!

 剛開始工作時,我沒有精神病,那時打地產工,未轉老闆之前,都沒什問題,老闆也不錯!一轉新老闆,同事都紛紛離開,剩下我一個,她他們都說:「你為何不走?走吧!」「你不走的話,遲早會被新老闆刺激到有精神病!」之後,我做事快,老闆說我做得太快,我做得慢,老闆又罵我做得太慢,又無理扣了我一半工資,完全沒解釋原因。我試過跟老闆吵得很厲害,他根本沒話說,無道理,我就自動辭職!同時,家人又聽老闆的說三道四而不理會我,令我很憤怒!工作家庭都沒氣抖,他們都不講道理,令我一生都不快樂,做了三四年之後,我就有了輕微精神病──憂鬱症!

 然後,我必須說關於愛情的事:只要仍在一起,放在生命第三位也沒問題。

 我以前都有45個男朋友,不過沒有一個是好人。有一些會說謊,有一些是見到我身材好,就色心起跟蹤我回家強暴我,有一些是會一起飲酒時落迷藥,世上沒有一個男人是好的!自從我認識到男人的壞,我就開始追女仔。有男人對我說:「不要攪同性戀!」又問我為何聽女人說話,不聽男人的?我說:「是你那類衰男人迫我們女生變成這樣!」男人經常都要求我這樣那樣,無錢時又會迫我去幫他借貸!相反,跟女仔一起很舒服,關係平等一點,大家「互攪」又不怕突然有小孩…….男人好「污穢」,連撒尿都亂來!

 她家人是知道的,起初以為我是壞人,反對我們交往,亦試過制止我們見面。而我偏偏就要見面,因為我覺得家長不應制止戀愛自由麻!後來我有辦法令她他們接受我──雪兒一有事我就會照顧她!現在她在這裡工作,我日日來陪她。

 

 雪兒在旁間中拍著yumiko肩膀說:

「九年前我在這裡認識她。知道對方也是派傳單的,了解性格,約去大家樂吃飯,她講『我愛你』,再約出來,我就講返『我愛你』,大家有 事就會互相照應。我住中途宿舍的,後來她也排隊入來住,不過3個月後,她飲醉了吐到四周,於是她要求搬出!

 女女一起比較乾淨,而且對對方認真就可以長久。我們拍拖行街,樣樣都可以一起挑選和決定,她對我服待周到,我又可支持她生活費,很甜蜜。我們感情、性格、工作背景、口味都很相似,連星座、生肖都很夾。我是水秤座,她是人馬加天蠍座,我們是互相配合的,運程我就不相信,但星座對性格描寫是準確的。我屬虎,她是屬蛇,蛇是很毒的,發脾氣又很厲害,她試過打我,家人帶我去驗傷,打官司告她,要我們分手,官判了她12個月社會服務令,我沒上庭,我勸爸不要告她,她也答應了以後不會打我。現在,她沒有再打我,當她情緒不穩時,我可幫到;我情緒不好時,她又可幫到我。

 我一直同時有一個男朋友,不過我對他講過我對yumiko會比較負責任;yumiko也不會呷醋,包容到是因為我對他們兩都已說明yumiko才是最重要的!(yumiko立即插嘴:『都會呷醋的!那男人是3分鐘熱度,對雪兒不認真,我不能不包容!』)

 我是雪兒,今年36歲,喜歡平平凡凡的生活,錢夠用就可以,喜歡燒烤、火鍋、韓式美食。平時在這日間醫院工作,主要是穿珠仔袋和卷紙畫,工作還可以,不過這裡的職員和院友都經常講我是非,令我不開心,幸好得yumiko時常來陪我,幫我放鬆,別人都說:『你一見到yumiko就開心!』現在最大的願望是可以睡覺,不再失眠,臉龐長一些肉,我覺得食藥都幫不到我,yumiko才是我的摯愛。如果yumiko是男仔,我就會嫁給他,跟他生小孩。」

 

我是yumiko,今年33歲,喜歡生活平凡,即使無錢,但生活可以沒困難,可以獨立,照顧到自己,打理家頭細務。平日喜歡飲茶、食日本菜和鋸牛排飲紅酒。我覺得自己是雙性人,雙重性格,有時喜歡裝扮成男人,有時喜歡著女裝,比較喜歡男生裝扮,因為可以扮西裝骨骨,可以扮有錢。事實上別人知道我是沒錢的,窮人不應被歧視,我扮有錢的意思是我可以用便宜的方法裝扮得自己很美,其實衣服紅酒都可以很便宜,不過,那些有錢人不懂得!我以前有一個有錢的女朋友,她不喜歡我窮,我對她說:「你衣著很貴,你有錢,但你最大的問題是不能照顧自己,要工人照顧!」另外,令女生都看到我很「靚仔」,同時又要疑惑我到底是男是女,那些經驗都很過癮。

香港政府帶頭歧視同性戀,外國有一些地方是可以結婚。我年輕時已很留意政府政策,九七前政策較好,政府「講過會做,親力親為」,九七後中國大陸管,大陸話事,官員整天都在說謊!為何會這樣?我覺得有一日香港政府會突然通過同志婚姻法:因政府經常「講過唔算數」!應該有同志出來推動,尊重同志婚姻,尊重同志在街頭不被歧視、尊重同志性生活,尊重同志工作空間!

如果我是男仔,就會對雪兒家人說:「我要娶雪兒!」

廣告
本篇發表於 10 直人撐基層同志。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