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同志故事

直人撐基層同志‧故事

點解一講起個「基」字, 大家只會想到靓仔靓女有錢皮膚白滑緊身衫
褲草地狂奔?而對於身邊活生生有血有日肉的基層同志卻視而不見?

點解一講起個「基」字,你只會

想到張國榮,唔會想起豬肉榮?

想起HOCC,唔會想起菠菜蓮?

想起專業人士,而唔會想起日日為你家人打工的外傭姐姐?

想起社會名流,不會想到住你樓上的獨居長者?

其實香港有好多基層同志,

梗有一個係左緊,分分鐘多過seven eleven!

直人撐基層同志是一個自發性行動,強調基層在同志運動
中的位置。我們是基層同志/直人,如果你也是基層同
志/直人,就讓我們手牽手,心連心,脷踏脷,重奪屬於
基層同志的生活想像,社交空間和言論位置!

**********

你認唔認你係基層同志?  

你識唔識基層同志?

*****

 

陳先生,

今年八月就基佬四十,中五未畢業, 17歲出來打工, 做過辦公室助理, sales, 酒店,當年最高薪的職業是械款車護衛,因同行朋友上班時被槍殺,深明這份工「看實銀錢」的工作一出事只有死路一條,自己也惟有辭職;

最近8年,轉職物業管理,即是保安。當年32歲,當了個最帥氣的保安哥哥。

現時,他已是保安叔叔,薪金少於入息中位數10000元,家住公屋,要交租,照顧媽媽每月給予家用。

12碼的工作長時間,加上輪班的不定時,健身房就最配合他的作息,健身房多功能包括,他物盡其用,做做健身、認識朋友,也會就地征法,雖然被竊竊私語,”形”衰基佬,近期已學懂電腦基本上網,可在轉戰網上世界,仍不忘最真實的健身房。

**********

 細細個陣有個泰國來的姐姐照顧我。

佢當時應該2X歲,會講廣東話英文,聽講她以前在家鄉還是大學生!本來阿媽都幾中意呢個姐姐,可能係因為佢男仔頭打扮?阿媽話:”咁先唔會勾引到我個花心老豆”。不過我初中開始喜歡同性覺得自己係”女人的細嫩身體裝著男人”,阿媽見我個樣越來越TB,開始鬧話係姐姐教壞我。阿媽開始逼佢著裙,還叫她周日不准去維園約女仔。

 後來有個星期日我同阿媽去銅鑼灣,見到我姐姐攬住左個女仔,佢今日無著屋企個條A字老土裙,反而著左件加大碼tee加寬腳牛仔褲,我第一次見到我姐姐笑得咁開心著得咁charm。第二日同佢講個日佢好型仔。不過過左幾日佢就比阿媽炒左。我跟我啊媽為此炒左獲大,點知佢話:”你變成咁我都已經無眼睇!泰國人搞基更加眼冤囉!” 當堂,啞左。

 幾年之後我同女朋友在遮打花園碰到佢,佢依然好開心咁係到同另一個好女仔樣的姐姐(女朋友?)跳舞,其實我好想同佢講對唔住。不過已經唔知點開口。

**********  

阿b,

現年24歲,在salon當上學徒已接近三年。

中學時代就讀女校,由於她性格較為外向熱情的,在校內不乏同學的追求。由那時起知道自己對同性間的愛沒有反感 / 抗拒,而且間中和不同的同學展開一些曖昧的關係。

中五時輟學,去了報讀髮型課程,立志成為一個出色的髮型師。一年後出來社會工作,在朋友的介紹下在一間高級髮型屋工作。

那時起,由於她跟隨學師的師父有較多的顧客,因此要由早上9時一直工作到晚上至少8時才能下班。有時準備放工前時遇到些較熟稔的顧客到來,亦要為她們弄好頭髮後才能下班。很多時候,離開公司的時間已是晚上10時多。

只因這是她喜歡的職業,所以並沒埋怨。在些生意較為清靜的日子,8時下班後亦會留在公司作些實習。閒時放假亦因過去一星期的工作疲累而寧願留在家裡休息。

三年的過去,工作上得到些小成就,開始想結識多些朋友。但由於工作時間長,放假的日子又必定不會在公眾假期,所以在認識新朋友方面感到十分困難。

現在只能寄情於工作,唯有渴望有天能在機緣之下遇到志同道合的人。

**********

自述:

我叫祖,是一個基層中的同性戀者。但在尋找對象時,卻遇上了難題,因為現在的公廁設計,已不如八九十年代時,那麼方便,因該年代的廁格設計,比較隱蔽,不似現在,亦方便一些急於釣魚的同志。

而因為,我本身的基層同志身分,即使想經常出現在一些所謂"魚塘"的桑拿浴室,或Disco,酒吧等,亦不容易,雖然一次只是收費$60-$80。但小數怕長計,始終,是一大筆消費。

另外,在同性戀圈子裡,和異性戀世界一樣,很不容易維持一段長久關係,大部分,關係都是,純粹是建基於性,而當這些滿足了後,又新鮮感刺激感皆欠奉時,這段關係,便會無疾而終。因為,不論哪一個圈子裡,都有一批獵食獵物的專家。他們亦深心明白,不容易擁有一段固定關係,所以,他們亦不做此奢求。
我不諱言自己是男同性戀者,但同時,亦是個精神病康復者,而服食了那些藥後,反令自己的性需要,以倍數加增,所以,男同那類,充滿衝刺式的性行為,剛好符合,處理我的性需要。
當然,亦有一些男同,結果,會隨著社會需要,而結婚生仔,組織家庭,但說到底,其實他們心底裡,也知道,亦期望能和同性愛侶共諧連尾,但在香港,似開放,但內裡封閉的社會裡,尤其那些仍殘存的中國封建思想在作祟,怎容那些非傳統的婚禮出現。
另外,他/她們亦會因病情,或經濟的影響下,而方便地選取了同性,因為選取同性,不同異性要負起照顧家庭或隨時會有生兒育女的憂慮。

**************

 吳先生,

4X歲,同志。無不良嗜好,做人安分守己,孝順父母,待朋友真誠,又懶
係經濟獨立--打份萬多元的工,但總覺得自己一個花太鬆動才開始想找個老伴。於是開始去下gay foru貼post,明明自覺條件不差,但個個在網上傾得好好地地約出來不夠兩次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終於有一次去同志桑拿被一萬個藉口拒絕入內,又聽到旁邊有人竊竊私語:

  ”好心照下鏡啦,發福光頭仲著喇叭褲,點好意思叫桑拿招待你啊!”喔!叮左一聲。

 做基佬樣衰D都係罪過?條線為甚麼可以set得特別高,高到社交空間都可以全部無曬比人BAN曬?點解基片永遠只有帥男相愛,但直片又能有醜男配美女/醜女配美男?外貌被忽視的同志唔通唔係基層同志啊?!

************

 華哥,六十三歲,

同大部份中老年人一樣,華哥好細個就無讀書,出嚟打工養家,幾乎
行行都做過,香港工業好景時做了很長時間的五金廠,雖然人工ok,不過無勞保囉。工業北移後,華哥唯有轉行做清潔,人工低工時長,但華哥覺得還可以繼續做野證明自己的工作能力,而且仲可以生活到,都沒有想過辭工。

 華哥好細個已經知自己同好多人唔同,對女性無興趣,但又唔知點解自己會咁(當時自己根本唔知咩係同性戀),華哥都有諗過結婚,不過明知自己唔會鍾意對方,無謂害人一世,所以一直都係單身。以前無咁多關於同性戀既野,要識人都唔知可以去邊,雖然喺工廠都見到啲啱心水既人,不過又唔知對方係唔係,所以都無試過向對方表白……就這樣好多年好多年,人係老左,但有時候見自己老當益壯鍾依然腰力強勁,做清潔十個鐘都唔會似D後生行幾步路就話腳痛,都覺得自己幾厲害。

 而且個人見識多左知道多左,得閒都會去下公廁望下,不過其他人根本當華哥無到,”咁又係既,可以既話都想搵啲後生啦,點會搵我,唔知人哋仲以為我係清潔公廁既添”華哥好識得講笑安慰自己。

 人老咗唔代表對性無興趣,只係其他人唔昃對你有興趣,想識人,好難……
*******
彩鳳的 由中產走回基基精障故事:

 再講件事,我改變左講法:當年既「同性失戀」令我憂鬱病發係假既。

 我今年34歲,表面上算係女人,社工畢業,工會工作一年,無業多年,輾轉原因選擇繼續學術研究工作。

自小從大陸福建來港,好窮,家中同父異母既哥哥又病重,印象中,年紀幼稚就成日唔開心,係個「喊包」。

係大我四十歲既父母過度節儉生活,以及教育制度既好多盲點之下,我後來碌左上大學讀社工,無意之中,變成左中產。

 但中產生活既可能無令我開心起來,一來係因為無辦法脫離貧窮生活的經驗,常常見到其他在貧窮中既人仍是會深同感受,好記得睇笑片,見到窮人比人蝦比人
當笑料,d係會睇到好開心,我就係咁喊;二來因為哥哥既病,令我時常疑惑到底人既自主性可以去到點?三來身在傳統異性戀家庭長大既我,自小就成日發姣同男仔拍拖,由從來唔知咩係同性戀,甚至兩次被女仔勾搭時好驚……

 到十年前突然覺得好鐘意一個女仔同學……我好驚但都向佢表白左,佢居然話:「我爸爸媽媽唔比我同女仔一齊!」「你當無識過我!」

 我每日喊,每日坐係公園喊,因為無人明白,所以唔可以係識既人面前喊,坐係公園喊係最安全同自在…….後來停左學,被學校輔導員轉介左去私家診所食左3個月抗憂鬱藥,太貴喇,於是轉去公立診所,公立診所又話我無咩野,唔洗覆診……忽然又成為精神病康復者。

 有五年,我都覺得係異性戀強硬制度令我地無辦法起埋一齊,我深心不忿,亦懷疑同性戀關係既人好多都面對不同程度的憂鬱……!到後來,我發現,「我爸
爸媽媽唔比我同女仔一齊!」佢呢種講法固然係好多同性關係面對既難關,令好多人都唔能夠come out,更難去好好處理感覺關係;但同時,仲有另外一d難關:我地如何面對感情關係與生活!回想,當年只係因為佢唔鐘意我,我接受唔到佢唔鐘意我,好無自信心,成個生命都只睇到「感情關係」,身邊又無人去傾到底發生咩事,生命中又無落腳點,個天就好似趺左落黎…….

多年來就算係異性戀關係,我無逃離自我中心、嫉妒(將關係太私有化),沒有好好與身邊不同人建立關係,我仍舊會好憂鬱。所以我會話,唔知「『世間情』為何
物?」先至係我憂鬱既源頭。

*************

 Ada,

明明芳齡只得二十八,卻意外發現自己已被稱為「中女」。於屋邨中學教書數年的她,早已購入一輛私家車代步,物質生活看似無憂,所以每個舊同學都
揶喻她是典型中產中女,見面即叫她「中中女」。中中女當然覺得不是味兒。

 她介意的不是中女與否,而是那個前置的「中」字。中產這個名字對她來說,是死穴。兩年前她和她的那段情,就是因為這個名字而結朿。她的那一句「我係Salon洗頭仔,你係老師;我月入六千,你月入二萬四,這個四倍比我想像中大。
你還是找一個中產的吧。」仍然掛在Ada的耳邊。

 Ada 不覺得自己脫離過童年的那種純真和原始,她常常回想走在屋邨公園、
球場的日子。現在的她雖然每天穿著裙子高跟鞋抬頭上班去,但她的靈魂仍徘徊在那些公園球場,與一眾女孩子一同嬉戲著、甜蜜著。

 也許她選擇在一所屋邨中學,與一眾來自基層家庭的學生一同成長,是她這
個中中女的生活安慰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廣告
本篇發表於 10 直人撐基層同志。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