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直人撐同志」走到「直人撐基層同志」

直人同志」於2008年成立,是自治八樓其中一個小組,後為「直人撐基層同志」。兩個組織理念上一脈相承,但小組人腳上卻頗有變動。作為同志運動中的一員,「直人撐同志」和「直人撐基層同志」小組皆認為同運不只是同志(在性方面受壓迫的人)的事情,「直人」──為著社會公義和切身福祉──也應該參與其中。所以同運不只是一小撮人為自身的基本權利默默努力,更是所有人為追求多元美好生活而落實在具體生活處境的改變。

成立「直人撐同志」:為甚麼要分直人/同志?

小組成立三年,面對過最多的質疑莫過於小組名稱當中直人/同志的分類:認為這會鞏固了既有對立,在全球語境中是一種的退步。有人更建議應該叫做「無分攣直」小組。

的確,如果人人都意識到自己是同志,這無疑是非常理想的,但要達到這個境界在不同的階段需要不同策略。在現今香港社會的語境底下,無論是制度上還是文化上仍有很多具體對同志的歧視──這些壓迫和「直人」所受的在形式上程度上也很不同。所以如果只流於在語言上打破分類,沒有正視直人/同志處景上的差異,其實只是自欺欺人,無助組織及動員。

因此,我們認為重點不在有沒有分類,而是這分類是否流動,是否可以跨越可以重覆可以創造可以任意挪用,以配合不同朋友──無論直人還是同志──的需要。而這也是為甚麼我們的口號是「直人撐同志,無分攣/直」。直人/同志的分類事實上是一個策略,希望可以吸引更多「直人」(團體或個人或需要扮直的同志)有身位加入同運的戰線。

走向「直人撐基層同志」

第一屆Pride Parade後,「直人撐同志」和主流同志團體對同運的分析和判斷出現分歧。舉其中一個分歧為例,有團體覺得找商業贊助能彌補不少遊行開資,有助同運發展;但「直人撐同志」則覺得這做法長遠而言會讓同運失去自主性,因為同運團體有可能會會為取得經費而服務商業運作。雖然又有人會說這結局並不是必然,當中還存在合作的空間:譬如隨著愈來愈多「基味」廣告的推出,同志漸漸「被大眾看見」。但並隨著這些「被看見」是單一的審美標準──「被看見」的前提是你能契合那保守的消費文化。這和同運講求多元的原則其實是背道而馳的,也讓未能「達標」的同志於同運中被忽略,隨之隱沒。

為了補充當前的主流同運,「直人撐同志」於2010年改名為「直人撐基層同志」,以強調基層面向。這些基層同志是不被主流所看見的同志,在生活上因著其性別身分和基層身份而受著雙重壓迫的人,他/她/牠/它們可以是中學生同志老年同志「精神病」同志移工同志工時長工資低同志。除了鼓勵「直人撐」外,「直人撐基層同志」小組還希望能開拓屬於基層的社交空間,言論空間和生活(包括美學)想像,讓同志──不只是廣告上那些華美的,也包括基層同志──被看見,被尊重。

當前面對的困局

由於基層是多義多元的,不同的基層同志的生活存在很大的差異。譬如老年同志和移工同志所面對的雙重壓迫就非常不同。所以在組織工作上我們必須非常小心,譬如在做移工同志街頭派對之前就必先透徹理解這些朋友獨有的文化和處境。希望做到既不抹殺差異,又能團結不同的基層同志,做到真正意義的擴大同運。但要同時兼顧「直人撐」和「不同的基層身份」是需要時間學習的。「直人撐基層同志」成立不久,現在還處於摸索階段,未來我們會繼續並加強批判的態度走下去,最後還望各方朋友多多指教。

~這篇文章亦為2011年5月16日性/別政治與本土起義研討會發言~
廣告

One Response to 從「直人撐同志」走到「直人撐基層同志」

  1. 引用通告: 從「直人撐同志」到「直人撐基層同志」 | 自治八樓 autonomous 8a |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social movement resource centre, hkf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